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

blender 待處理的在地化/翻譯問題

需區分字詞

normal 目前沒有區分,但原文字串應分情境區分為法向、一般,兩者獨立開來給譯者翻譯
emit 材質時應該是發光,粒子模擬是發射,應獨立開來

待討論字詞

gimbal

使用問題

1. 中文介面無法在按下空白鍵後輸入指令,功能都變成中文了,打英文找不到功能。
問題:在中文界面下,應該用英文搜尋,還是中文搜尋功能?或者兩者都該支援?
如果是兩者都該支援,那麼可以來向官方回報,提請改善。個人覺得兩者都支援最好。


歡迎至本篇下回報你遇到的相關在地化問題,方便整理統整。
我會盡一己之力向官方回報,我會盡可能找空閒時間處理。

自由軟體是大家的,需要你我一同努力,未來才能有更好的自由軟體!

elementaryOS Loki 雜感


不管是虛擬機或實機上,只要在 elementaryOS Live 一啟動後,在「鍵盤=人類」圖案出現時隨意按下任意鍵進入,這時 installer 中選用「中文 (繁體)」界面去「安裝 elementary」、安裝過程中有啟用「安裝 elementary 同時下載更新」,安裝完後重新開機的系統中不管怎樣都是英文。去查詢一下安裝的軟體包,系統又說 language-pack-zh-hant language-pack-gnome-zh-hant 都已經裝了,system settings 系統設定值中也明確選了 Language: Chinese, Region: Taiwan,重登入後也都沒有任何反應;奇怪的是改成「日本語」卻能成功。應該是 locale 設定爆掉了。

如果乖乖在 elementaryOS Live 啟動後,等候「鍵盤=人類」圖案消失讓系統自己出現 installer 安裝畫面,安裝完後雖然一樣沒有中文,但只要要手動去系統設定值裡調整,後續就會是正常的!


這印象中是 ubiquity 很久以前的碼蟲啊… 遇到程式劣退了。

然後輸入法目前也還沒整合,是個問題…

想瞭解輸入法怎樣設定的話,請見 Ubuntu TW 論壇上這位 Hiunn-hué 大大的分享。
https://www.ubuntu-tw.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post_id=354780#forumpost354780

概觀使用感,整合度很高!差新入的 epiphany 沒有直接改名叫「網頁」。Geary「郵件」我也還沒時間翻完…

話說想支持在下的微薄貢獻可以投點錢贊助喔!XD 有興趣可以透過 Paypal 表示支持,帳號是 pswo10680 [At] hotmail [.] com 。

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Regression 倒退、劣退

記錄一下個人看法,免得以後忘了。

Regression 是相對於 Improvement,中文語境就是退步之於進步。
Regression 不見得一定修正過往後又出現,只要是「原先好好的功能後來壞掉了」都算。
可以視為「退步」「退化」「倒退」。

其中,個人認為「倒退」應該是裡面最適合的,例如「文化上的倒退」剛好就跟這個意義差不多。

這幾天突然有個想法,或許 Regression 就叫「劣退」好了,有點像是「惡化」的感覺。XD 有把更差了的感覺講出來。

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

觀 COSCUP 2016 有感


很喜歡自由軟體,也崇尚自由軟體願意賦予其他人自由使用、研究、修改、再散佈的開放精神,所以我推廣 Linux 桌面和自由軟體。

不過這幾年來 COSCUP 界參加者的電腦已多半都是 Mac,但這無可厚非。使用 Mac 不外乎因為其設計新潮、硬體穩定、使用操作上不折騰、文化環境需求(例如公司指定、設計業界常用之類)等。畢竟使用 Linux 桌面的道路之難,有時候甚至難於上青天。

所以有句話說:「男人有錢會變壞,Linux User 有錢會投入 Mac 懷抱!」,因為同樣都是類 Unix 系統,還不用煩惱裝機遇到硬體問題,作業系統升級時一般也都很平順,隨機還有免費的 iWork 辦公軟體授權,更不用提硬體等級之高、開發環境穩定流暢、許多設計人士商業人士都用 Mac 等等。

然而,之所以 Linux 桌面重要,是因為自由軟體界的最新發展動態、和生態系統都和 Linux 桌面息息相關。就從各作業系統的生態系統來看,Linux 桌面都會搭載自由軟體,例如 LibreOffice、Firefox… 等,而非自由的軟體因為授權之故,不見得能容於各 Linux 散佈版本的軟體庫之中;也就是說 Linux 桌面是孕育自由軟體的一片沃土,原生且強勢的自由軟體能在這片土地中自由地成長、茁壯。

那麼自由軟體如果想到 Windows 或 MacOS 的土地上發展呢?當然可以的!但那裡的生態系已有許多原生的軟體在,也已佔好了各種生態地位 (niche),想要擠到生存的空間可沒那麼簡單。LibreOffice 難與 MS Office、iWork 競爭,Blender 也難與 3Ds Max 或 Maya 競爭,在該地的環境下(除了軟體授權這個基本因素外,更包括相關產業和教育界的習慣、動態等),新來的自由軟體很難和原有的強勢軟體競爭到一塊立足之地。若要打出一片天,當然只能發展還沒有相關軟體競爭的生態地位去做突破。

很多人很可敬的努力在專有的作業系統上推廣自由軟體,著實不易;但可想而知這樣的努力會是艱苦的、很難有速效或大效的。而且要和專有系統的生態環境打交道,通常推廣者都會以「免費的自由軟體」這個角度去推,反而讓大眾誤解了自由軟體,從錯誤的角度去認識自由軟體,到頭來花了軟體外的錢(例如教育訓練、系統轉移、後續維護…等費用)後,就用肺腑之言說「果然免費的最貴」。事實上自由軟體可以收費,願意免費提供只是剛好佛心而已。

隨著各種開源應用多方領域的進展,各產業界或多或少都擁抱了開源文化,自由暨開源界(FLOSS)也熱鬧了起來,近幾年來流行的不外乎雲端 (Cloud)、大數據 (Big Data)、自造者 (Maker)、物聯網 (IoT)… 等熱門議題,現在更有開放文化 (Culture)、開放政府 (Government) 來湊一腳,整個「開放」世界的聲音也越來越多元,這當然是件好事。

今年以前的 COSCUP 中,除了 jserv 每每大聲疾呼的輸入法、Linux 桌面資訊中文化相關議題外,多半都還會有一些 Linux 相關,或桌面應用端自由軟體(如 OpenOffice、LibreOffice)相關的自由暨開源使用者層面議程。今年除了佟輝帶來的《FlightGear——開源的飛航模擬平台》和 Daniel Kao 的《書法,傳統與科技的結合 》外,剩下的議題已經離自由暨開源軟體界使用者距離甚遠,多半都是較艱澀的技術性議題。隨著開源理念的深化、專案參與的程度提高,當然深入點的技術性議題是少不了的;我從兩三年前開始,發現我所能聽得懂的議程越來越少,這些主題分享當然都很好,只可惜的是這些議題對我這位不怎麼懂技術的人來說,已經到想聽也不會懂的高度了。我在想,或許對想接觸自由暨開源界的初心者來說,這場 COSCUP 已是難以親近的內行人大聚會了;對於推廣者來說,他們能透過這場盛會的議程去將自由暨開源軟體散播到尋常百姓家去嗎?也許會議真正的目標群眾並不是要推廣給一般使用者,而是要推開源技術給專業人員吧。

兩三年起就開始發現 COSCUP 對我(平凡的 Linux 桌面使用者,暨自由軟體翻譯者、推廣者)來說越來越難以親近,所以開始轉戰擺社群攤位,希望最起碼能藉由社群聯合攤位來帶給與會大眾一點「Linux 桌面」和「桌面端自由軟體」界的最新動態,不至於讓 Linux 桌面和桌面端自由軟體的身影從 COSCUP 中消失,多少給一點刺激。而我所關心的、希望大眾一起來關心的,其實還是最基本的「自由軟體」和「自由內容」,也就是 Fedora 作業系統的焦點(這就是為什麼我會成為 Fedora 大使了)。


今年擺攤的聯合社群攤位,除了秀了最新的 Fedora 作業系統外,也展示軟體自由協會在推廣的《不插電的資訊科學》基礎入門書、《LibreOffice 辦公室應用祕笈》,希望能打到一些初心者的心裡去。也確實,有幾位逛到攤位的朋友是沒聽過 Fedora、甚至是 Linux 的,很高興這攤位想推廣 Linux 桌面和桌面端自由軟體的初衷多少也達到了,起碼讓他們聽聞過 Linux、Fedora、LibreOffice 這種東西。

私心以為政府機關採用 ODF 標準和 LibreOffice 的重大突破,會讓我在 COSCUP 上聽見相關分享的,但可惜的是沒有。更可惜的是同為 The Document Foundation 成員的 Frank Weng 和 Jeff Huang 今年九月到捷克共和國的布爾諾在全球性的 LibreOffice Conference 上,用英語去和國際交流,分享 LibreOffice 的導入經驗和臺灣所遇到的問題,而我沒有機會在臺灣本地聽到他們的相關分享。

最後是和 COSCUP 無關的題外話,就是我認為即使政府打算推動 ODF 標準、願意嘗試 LibreOffice 了,LibreOffice 在臺灣的發展困境還是需要一一突破,仍有一段路要走。期望這一兩年能成為成功的轉折點,把 LibreOffice 的臺灣在地發展帶到新的高度。

2016年8月16日 星期二

世上沒有免費的軟體,自由軟體亦如是(下)

那麼對於沒有公司或基金會支撐的小型自由軟體專案,如果以免費方式發佈又會遇到什麼狀況呢? (續)

貢獻者時間競逐問題

要讓一個自由軟體專案能更多人參與,就必須解決貢獻者的生活問題,他們才有時間投入貢獻。因此要讓一個自由軟體專案能在臺灣在地生根發展,也一樣必須解決貢獻者的生活問題。

常見的自由軟體專案「投入時間」惡性循環就是:作者用閒暇時間開發,以自由軟體授權發佈 => 但只用閒暇時間開發,因此程式的臭蟲問題無法迅速處理,而且自由軟體的特性讓作者幾乎無法獲得額外收入 => 一些使用者因為程式問題久久未修而失去興趣甚至口出惡言,也因為忿恨心起當然無意樂捐給作者 => 作者只能用正職養活自己再說,有閑暇時間再把自由軟體開發當副業。

圍繞在這循環中的關鍵,就在於是否能解決投入者生活上的金錢問題,一旦生活無虞,就能全心投入,臭蟲也就逐漸少了,功能也越加豐富了。這就是為何許多專業的自由軟體專案,都需要有公司、有基金會、不斷籌募資金才能長遠持續下去的主因。

隱藏在免費自由軟體背後的代價

話說,各位知道你免費取用自由軟體時換取了什麼背後的代價嗎?

就小型的專案來看,通常沒有職業員工,只有業餘志工,因此需要業餘志工貢獻者的犧牲才能成就這樣一個專案。以臺灣常見的業餘志工參與模式為例,他們可能犧牲 了假期、睡眠時間或是健康(例如腕隧道症候群)、犧牲了和家人或小孩相處的時間、犧牲了交女友或陪女友的可能性等等,只為了能讓大家可以閱讀到中文介面、 能輸入中文字、甚至去貼合臺灣人的使用習慣。

有位朋友剛好是某自由軟體專案的主要翻譯者,他的職業是老師,他曾跟我提及:「老師是個做業餘自由軟體翻譯的好職業,因為寒暑假放假剛好適逢主要桌面環境或 Linux 散布版 string freeze 階段之後,正好可以處理翻譯。」(註:string freeze 是指這項軟體開發到一個程度,打算發表新版本,於是就不再改動軟體介面上看得到的文字,讓翻譯者有時間去處理的階段,最後再統合收錄翻譯整合到軟體中。)

永續經營自由軟體專案需要資金投入

所以大家能瞭解 LibreOffice、Blender、GNOME、Fedora、Ubuntu…等大型自由軟體專案何以免費提供了嗎?正是募集資金去支應貢獻者做事情,方法主要就是透過基金會或是商業公司來得到資金挹注,用錢去獲取貢獻者的投入時間。

基金會
  • LibreOffice by The Document Foundation
  • Blender by Blender Foundation
  • GNOME by GNOME Foundation

商業公司
  • Fedora by Red Hat
  • Ubuntu by Canonical

 

改變從現在開始

若想改變臺灣普遍對自由軟體的誤解,以為自由軟體就是免費,改變的開始就是「請不要再說自由軟體免費,因為自由軟體並非免費,免費只是提供者剛好佛心來的而已」。如果希望臺灣的自由軟體貢獻環境能有實質上的長期改善,就必須有資金的出現才行。期待臺灣有越來越多的基金會或公司願意投入這一塊,來帶領臺灣的自由軟體貢獻走到全新的層面。

期許未來臺灣能有一個更好、更健全的自由軟體貢獻環境。

作者 zerng07,目前是 Fedora 大使、Ubuntu Member、The Document Foundation Member、和 GNOME Foundation Member

世上沒有免費的軟體,自由軟體亦如是(中)

這樣一來,通常自由軟體專案都怎樣收費呢?(續)

常見自由軟體收費方式

目前主流常見的自由軟體廠商或發行單位,有以下的軟體收費方式:
  • 宣佈永遠免費提供,例如 Canonical 公司發行的 Ubuntu 作業系統、The Document Foundation(文件基金會)發行的 LibreOffice 辦公套裝軟體都是如此。
  • 必須付費的訂購版(月費制、年費制、或一次買斷),例如 Red Hat 公司發行的 Red Hat Enterprise Linux (RHEL,Red Hat 企業用 Linux) 作業系統等。
  • 自由讓用家決定費用,例如 elementaryOS 組織發表的 elementaryOS 作業系統等。
  • 主要軟體免費,但模組或額外功能需要付費,例如 XMind 公司推出 XMind Free、XMind Plus、XMind Pro 三套心智圖軟體,僅 Free 免費提供,而有更多附加功能的 Plus 和 Pro 則必須付費。
  • 僅發佈軟體不提及費用,但免費放在網路上供大衆取用,目前絕大多數自由軟體專案都是採取這樣的發佈方式。

問題來了,前面有提到即使是原作者或發佈者都無法限制後續第二手、第三手的收費模式,那麼他們是如何賺錢的?畢竟第二 手以後都有可能另外以免費模式提供,或是以更低價跟他們競爭?例如 CentOS 作業系統,就是先取得 Red Hat Enterprise Linux 的源始碼,然後重新編譯出來,免費在網路上發佈供大眾使用的成品。看到這裡,你可能認為這是兩個互相排擠的兩種產品,CentOS 應該會搶走許多 RHEL 的潛在客源。

Red Hat 公司和 CentOS 結盟

或許會令你意外,在2014年的時候,Red Hat 甚至宣佈跟 CentOS 組織結盟,也 協助 CentOS 建立正式的管理委員會架構來帶領 CentOS 社群。他們並非是要透過這種滲透來打擊 CentOS 社群,而是透過支薪的員工來協助 CentOS 專案處理目前該專案運作上遇到的問題,並透過合作以擴大 Red Hat 相關產品的整體生態系統。為什麼呢?Red Hat 發表的問答集中就提到,CentOS 和 RHEL 的產品定位實際上並不相同,前者為使用者和貢獻者開發、維護支援的社群專案,後者為 Red Hat 公司為其訂購者開發、維護、支援的付費產品。CentOS 的支援來自社群,所有修正都直接取自 RHEL;但 Red Hat Enterprise Linux 更可以提供教育訓練、有完整的支援架構可以修正客戶問題、也能開發新功能導入新版本中。

白話來講,對 Red Hat 而言,CentOS 吸引的是還無法付費、或本身有能力不付費的可能客戶,而非搶走有能力付費的潛在客戶。既然 CentOS 源於 RHEL,若客戶需要商業服務,勢必要尋求 Red Hat 的協助。以企業而言,為了採用的產品有商業支援可以處理產品問題,多半會付費購買商業支援;若要採用免費的社群產品,就必須自主處理可能發生的問題,那也 是另一種成本。畢竟凡事都有代價,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免費就必須付出非產品標示上的代價。

免費的代價

你以為你免費獲得了某項好處,但你可能已經花費許多時間、金錢等潛在成本而不自知。免費的自由軟體只是表像,它的花費就在你可能不知道的地方。

所有專業的東西都需要專業參與,自由軟體也是。如果希望軟體的貢獻者能參與軟體的相關工作,例如開發、翻譯、修正問題等,那麼這些貢獻者就必須先不擔心生 活,而人生活需要金錢,因此公司會僱用員工來開發專業軟體。以 Linux kernel 這個系統內部核心為例,2010年 Linux Foundation 統計就指出,Linux kernel 有 75% code 源始碼來自支薪僱員開發;來到 Linux 誕生二十五週年後的2016年,這個比率更上升到 92.3%。例如免費提供到你手上的自由軟體產品,不管是 Ubuntu 這套 Linux 也好、LibreOffice 這套辦公軟體也好,事實上它的背後成本是許多公司、基金會、和志願貢獻者等無數人幫你承擔的。

那麼對於沒有公司或基金會支撐的小型自由軟體專案,如果以免費方式發佈又會遇到什麼狀況呢? (待續…)

作者 zerng07,目前是 Fedora 大使、Ubuntu Member、The Document Foundation Member、和 GNOME Foundation Member

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世上沒有免費的軟體,自由軟體亦如是(上)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有句俗諺這樣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說明白點就是凡事都有代價的,東西不會憑空出現。即使你真的哪天得到一頓免費的午餐,事實上你或其他人可能已經為這頓午餐付出你所不知道或忽略掉的代價。

自由軟體目前流行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可以免費取得」,但最常被拿來反駁自由軟體背後成本高的論點亦是「免費的最貴」。

四大自由

首先,我們必須先澄清一下。「自由軟體」一詞並非指價格免費,而是強調使用者有四大自由,
  • 自由之零:自由使用、
  • 自由之一:自由研究與改寫、
  • 自由之二:自由散佈、
  • 自由之三:自由改善並釋出成果。
在實務上,即使是把軟體轉手給其他人的動作都需要成本,因此在軟體散佈出去的過程中,散佈人都可以向受用人收取合理的費用。

自由軟體可以販賣

回到最早先 Richard Matthew Stallman (RMS) 開始提倡自由軟體概念的洪荒時代,他就是以販售 Emacs 這套編輯器賺錢生活的。此外,如 GPLv3 這項自由軟體基金會(FSF)所定的授權條款中的〈Preamble〉(前言)一節就明講到, 

When we speak of free software, we are referring to freedom, not price. Our General Public Licenses are designed to make sure that you have the freedom to distribute copies of free software (and charge for them if you wish), that you receive source code or can get it if you want it, that you can change the software or use pieces of it in new free programs, and that you know you can do these things.

概略翻譯供參考:「當我們提及自由軟體時,我們講的是自由,而不是價格。我們的 GPL 通用公眾授權主要目的是希望您可以自由地將自由軟體散佈出去(而且如果你想要的話可以收費);自由軟體是提供你源始碼,或是說你想要源始碼就提供給你;自由軟體也是你可以修改這個軟體,或是把其中一部分放到新的自由軟體之中;而且你知道你有權做上述這些事情。」

不管是以免費或收費方式散佈該軟體給收受者,散佈者都必須給予收受者授權條款中明訂的所有自由。所以自由軟體講的是軟體的授權模式賦予使用者自由,無關免費與否,並不阻止任何人透過自由軟體賺錢。若你遇到免費提供的自由軟體,那只是剛好提供者佛心來的而已。

正是因為自由軟體可以給任何人自由散佈出去再給其他人使用,沒有限定軟體散佈的方式或費用,即使是軟體原作者或原發佈者也無法限制第二手、第三手…等,他們在散佈這項軟體時是不是也收取同樣費用。他們可能收取更高、更低的費用,或甚至願意無償免費提供都有可能。

這樣一來,通常自由軟體專案都怎樣收費呢?(待續…)

作者 zerng07,目前是 Fedora 大使、Ubuntu Member、The Document Foundation Member、和 GNOME Foundation Member

2016年7月24日 星期日

升級到 Fedora 24 之後的 broadcom 非自由專有驅動

之前 fedora 23 上,broadcom 非自由專有驅動搞了我一陣子,查了一些資料動手做才讓它跑了起來。但 fedora 24 釋出後的 fedora 23 以及升級之後的 fedora 24,都有一個怪現象:只讀得到 wifi 熱點訊號,但不管怎樣連線都連不上去。

總之升級到 fedora 24 後,今天下定決心要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去爬爬有沒有什麼新資料,有找到一些今年2016年3月針對 f23 的資料。

動手測試的總結:f23 更新到最新狀態,以及 f24 都不再需要手動編譯,或是停用 mode n。因為不管是手動編譯或是停用 mode n 都會有上述的「只看得到 wifi 熱點訊號,卻怎樣也連不上」問題…

f23最新狀態和 f24 都只要加入 rpmfusion 這個第三方軟體庫,然後下以下指令即可:

 sudo dnf -y install kernel-devel akmods akmod-wl broadcom-wl

我的電腦可能有殘留之前 akmod 編譯的 module,一開始無效,再另外下
 sudo akmods --force
強制重編 module 後重開機就能正常連到 wifi 熱點了。 但是另一個小問題是,跑一跑會看到 broadcom 跑掛的臭蟲報告…
不過 wifi 還是可以用,似乎有重新啟動 module 吧,總之能用就不管它了。

另一個大問題是,wifi 熱點明明就在我旁邊,但是收訊的強度會一直飄來飄去,不是很穩,而且超出一個距離後雖然其他裝置都還收得到強訊號,但這臺筆電的 wifi 卻已經完全連不上了… Orz

未來我要買 Librem 13 作為我的工作機,不想再煩惱這些有的沒的專有驅動問題了。 慢慢來存錢買吧,或是誰來買給我也可以。XD

參考資料: https://fedora-tw.org/t/feodra-22-23-24-broadcom-bcm43142-802-11b-g-n/32/1

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

真心徵求《中日韓越資訊處理》絕版書

因為來到 Linux 桌面,認同自由軟體運動的精神,遇到使用上的各種中文問題,讓我一直對於中日韓越資訊處理很有興趣。

一直聽聞《中日韓越資訊處理》一書和小林劍的大名,很想一讀。

記得大學畢業時後,剛好適逢國中圖(國立臺中圖書館)開放不久,前去探索時發現《中日韓越資訊處理》,便滿心歡喜的借了一陣子。

後來也去網路上查了二手書資訊,有看到露天剛好有人有賣,只可惜當時沒錢沒下標,而且還想說未來仍有機會到國中圖借閱。

接著當了兵,又回到了家鄉嘉義服務。然而 Linux 桌面下的中文問題還是依然存在,必須要做點什麼才行。

這幾天我剛從 fedora 23 用圖形界面方式升級到了 fedora 24,甚是開心。但又想到了中文問題,突然下了「fedora」和「 中文」兩個關鍵字,想知道能查到什麼。

發現很久以前,三秒緯對我的一篇訪問[1],轉錄並修整如下:

    他目前是中山醫學院牙醫系的學生,也是目前 Fedroa 台灣社群的大使。自己本身有參加許多的翻譯工作,像是 Ubuntu 的正體中文翻譯、Libreoffice、GNOME、Tryneeds 專案等等,他本身專注的工作就是在自由軟體的翻譯上。而除了自由軟體的翻譯之外,他也常常協助回報臭蟲 (bug),將有使用者可能也會遇到的問題找出來,然後直接回報給上游開發者或者是製作團隊。 
    他接觸到自由軟體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國中時期,那個時候因為老師有報告要做,而題目剛好是跟自由軟體有關,所以他才開始去找了跟 Linux 有關的資料。也就是在國中的時候(2003年),買了 Fedora Core 第一版的書,也可以說是他最早最早接觸到的 Linux 作業系統。接著,他因為這項作業而發現了 DistroWatch 網站,進而認識了一個 Linux 散佈版本的分支系統叫做 Knoppix,特點是不用安裝起來,只需要 Live CD 就能運作的版本。之所以重要就是它不會更動硬碟,因此可以方便試用、使用 Linux。接著,他注意到了有臺灣人自己(臺南縣網的 OSL3)製作的類 Knoppix 客製版本─B2D,所以也拿這個版本來嘗試了一下,就這樣愛上了 Linux 作業系統。
    不過真正要說深入投入自由軟體活動,則是要算在升大學的暑假那一年開始。他發現到臺灣有在進行軟體翻譯的總合平臺,也就是 OSSACC(教育部校園自由軟體數位資源諮詢中心)單位底下的 Tryneeds-Chinese 計畫,計畫的口號正是「Try 自由軟體怎麼可以沒有中文呢?」。那個時候 Linux 下有個燒錄光碟軟體 K3B,拿來燒 Live CD 正好用,可惜介面還不完全中文的,正好列在 Tryneeds 平臺中。所以從那個時候起透過這個平臺入了門,開始協助自由軟體翻譯。
    他認為自由軟體推動部份目前在台灣的阻礙是中文和輸入法的部份。在他的訪談裡,他提到:「我覺得阻礙發展大部分就是,因為可能軟體是外國人寫的,所以他可能不太注重本地常用的部分。比如說輸入法框架,有的中文輸入法上在應用上會遇到一些輸入問題、或是預設字型的狀態可能不太適合閱讀漢字,模模糊糊的,就是說預設狀況下不太良好、然後再一個問題就是,使用者不見得有能力把遇到的問題回報給官方,就算真的把問題回報了官方,但是卻不見得有他人有時間有能力去處理,我想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這些事情中尤其是中文輸入法部份特別嚴重,目前(2012年)台灣人能夠用的輸入法框架大致分為 ibus、scim 和 gcin。其中第一個 ibus 在好多個 Linux 散佈版本上都有各自的小問題,有些時候甚至嚴重到無法打字出來;而 scim 則是已經停止維護開發了;至於 gcin 是臺灣人劉德華自己製作的輸入法,算是比較符合臺灣人習慣的輸入法,但是這樣的情況造就其他 Linux 散佈版本在新發行的準備期間,並不會特別測試是否支援 gcin。所以 gcin 也必須要自己持續不斷地更新、維護去適應當時的狀況才行;而且如果官方沒有幫 gcin 維護打包的話,就只能仰賴少數有能力貢獻的自願人士來做。因此,如果要讓普遍的使用者都能享用這些,就必須靠那些少數人士來造福多數使用者。
  他因為還不是個會寫程式的人,所只能盡量以回報臭蟲和翻譯軟體來做出自己能力內的貢獻。他希望日後能夠有更多的人繼續投入中文環境的工作,尤其是輸入法更為重要。

讀完後,覺得經過了這麼多年後,整個 Linux 桌面中文化相關的生態環境大體沒有改善多少,一定是我的努力還不夠吧。去年起(見〈社群的二三事〉一文),已經深切感受到自己埋頭苦幹做翻譯是無法改變這個環境和氣氛的,決定努力改變自己的方向,轉為傳道、協調走向,也要多開發自己的其他能力作為最後的對策。因此我要認真地改變自己的貢獻方向,期待下個五年能看到一些變化。

雖然找到對的有心人來幫忙,這種適才適所的態度才是發揮最大效益的方法,也就是不該讓一位已專精某工作的人,為了完成某事又得從頭開始學習另一種、兩種、三種… 等他不熟習的工作,才能有效地、妥善地完成事情。

但最後的對策就是 ─ 如果真的各層面都無法有斬獲,也只能訓練自己來多做些什麼了,或許笨拙、或許沒有效率,但似乎這就是當下我接觸一些社群朋友後,他們對這塊領域的想法:「別問為什麼沒有人來做,你不就是沒有人嗎?」,或是「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這些想法本身沒有問題,但我總覺得用錯時機而變成一種已經扭曲的反詰。我認為真正該做的,應該是幫忙把這些被詢問的事項明白地、清晰地、有條理地、公開地、大聲地幫忙宣傳出去,藉此去幫忙媒合到、找到「對的有心人」。我想當對方提出一些需要幫助的要求時,卻反問對方為何你自己不去做,似乎不是妥當的究竟做法。

說了這麼多,總結就是:我要開始逐步學習中文資訊處理的相關知識,如果能全面都略懂略懂,或許能更協助、甚至帶動這個領域改善。如果程式設計是必要的話,我也必當全力以赴。

在此,真心徵求《中日韓越資訊處理》絕版書,我打算從這裡作為開始的一部分。(當然如果求不到也不會終止我的起步,畢竟生命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的。XD)

如果願意割愛轉手賣給我這本絕版書,請利用 pswo10680 位於 gmail 點 com 的信箱位址與我聯絡,謝謝!;)

++++++++

後記,2016/08/30 日於露天拍賣找到 08/25 上架的二手書,已下標,標下我將從這裡開始。

1. http://www.freesoft.url.tw/index.php/2010-09-10-01-47-07-14/256-fed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