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感謝有您——個人自由軟體參與回顧

圖片
昨天晚上,信箱來了一封信,是由我放在本網誌側邊欄中贊助連結來的,感謝林姓網友贊助了 600 圓臺幣!這是連結放著多年來的第一筆贊助,甚是感激!今日有感,寫下了這一段我個人參與自由軟體的歷史,有興趣的朋友就自己隨意看看囉。

翻譯自由軟體這差不多十年來,一開始是因為喜歡上自由軟體無私的精神開始踏入的。

緣起 一切最初的起因,就是我就讀嘉義市立北興國中電腦課中(2003年),吳政祥老師在第一堂課便介紹「作業系統」,它是操控電腦進行作業的基礎環境;市面上常見的是 Windows,此外還有 DOS、Mac OS 等,甚至有一種「完全自由」的 GNU/Linux 作業系統


一般人買電腦,主要用途不外乎辦公打字和上網查資料。除了自由的 GNU/Linux 作業系統外,也有自由的辦公軟體——OpenOffice.org,以及自由的瀏覽器——Mozilla Firebird 或 Mozilla Suite。後續課程中,也從老師那學習了 OpenOffice 的操作、Mozilla Composer 的操作等;而其中最重要的是,我開始崇尚起自由軟體背後的精神

家中的個人電腦裡,我就是從 Windows 平臺上的 Mozilla Firebird、Mozilla Suite (SeaMonkey) 開始接觸的,而 MozTW 論壇是當時我最常瀏覽的網站之一。在那個年代裡(大海盜時代),除了自由軟體外,我也在網海裡四處飄盪,找尋各種覺得有用、值得採用的軟體與資源。

GNU/Linux 初探——Tetralet、jserv 隨後,隨著對自由軟體興味越來越濃,便花費了臺幣六百左右,購入了旗標出版的 Fedora Core 1 書籍,每天睡前讀一點,但從來沒有裝到電腦裡。從這本書中,知道了 DistroWatch.com、freshmeat.net、SourceForge 等,也試著在上面亂晃,知曉了軟體海之遼闊。

在 DistroWatch.com 裡,我發現了 Knoppix 這套基於 Debian 與 KDE 桌面的 Live CD。查詢資料的過程中,相繼發現了自由軟體技術交流網、舊臺南縣網路中心的 B2D 專案Moto 摩托學園等。這期間裡,我一邊在網路上瞭解 Live CD,一邊從書中學習磁碟分割與 GNU/Linux 基本知識。隨後聳恿家裡購入了光碟+燒錄的複合 Combo …

翻譯者簡要 cvs 用法 (以 gnu 網站為例)

前置環境 (專案成員 CVS 存取,透過 SSH)
cvs -z3 -d:ext:[USERNAME]@cvs.savannah.gnu.org:/web/trans-coord co www
若為匿名者 (非成員),
cvs -z3 -d:pserver:anonymous@cvs.savannah.gnu.org:/web/trans-coord co www
翻譯前
cvs update
翻譯中
編修 po 檔

翻譯後
cvs commit -m "(FILENAME): Short description of the change." po/pagename.zh-tw.po
Commit 摘要指引
https://www.gnu.org/software/trans-coord/manual/web-trans/web-trans.html#Commits 

參考資料GNU 網站譯者指引

翻譯者簡要 svn 用法 (以 blender 為例)

前置環境
 svn checkout --username [USERNAME] https://svn.blender.org/svnroot/bf-translations/branches

翻譯前
 svn up

翻譯中
編修 po 檔

翻譯後
 svn commit -m "update to Chinese (Taiwan) translation" zh_TW/zh_TW.po

參考資料Blender SVN howto

常見的翻譯 epic fall

有「A, B and C」或「A, B or C」翻譯成「甲、乙,和丙」或「甲、乙,或丙」的。

可是,大家在讀以漢語為本的小說或文章時,絕對只會看見「甲、乙、丙等」或「甲、乙、丙……等等」這樣的寫法。

很喜歡思果著作裡說的,佳譯像鹽化在水裡,看不出痕跡,但鹽總在那裡,沒有添,沒有減。

好的翻譯應該不著痕跡,像是母語寫成的一樣,而且應該貼合原著寫作的意境。

想的是:「當原作者會講本地語言時,他會怎麼表達呢?」。

所以,譯者本身的母語文素養也是很重要的,以英漢翻譯為例,起碼要會寫基本的漢文文章,瞭解漢文語句的結構,才不至於翻譯時迷失了,變成翻譯味濃厚的翻譯。

目錄與目次

對於目錄與目次不大明瞭,查了一下資料。

簡單說,古代書籍如章回小說、經典,每章每回每段都會有一個開頭的區分標題,稱為「題目」。
為了方便查找,在書籍的最前方放一份列表,列出題目的次序,稱為「目次」。
如果有許多藏書,為了方便清點與查找各書,會做一本收錄各書籍的「目錄」。

至於「書目」,是指「研究書籍外形、出版及版本,以究明書籍歷史之一門學問」,或「某一特定主題或由或某一著者所撰之著作清單」、「在撰述一著作或一篇文章時,所參用之資料清單」。簡單換句話說,書目就是指文獻資料。

如果對應到英文的話,羅列如下:
題目 Title目次 Table of Contents目錄 Catalogue書目(文獻資料) Bibliography/Reference 但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這個 But。基本上大多人都不懂傳統圖書文獻學,所以也不清楚「目錄」跟「目次」的差別。

在今日,即使是出版社也大多使用「目錄」一詞來指稱「目次」這個意義,或許是因為 Word 之類的文書處理軟體翻譯時,多以「目錄」稱呼「Table of Contents」所致。

如果想要隨波逐流,在今日 Table of Contents 混用「目錄」與「目次」的社會中,想用哪個翻譯都可以。

但如果想要正本清源,Table of Contents 應該使用「目次」而非「目錄」。剛剛正好看到一篇日文 wiki,日文中還是依據過去漢文學傳統稱這個 Table of Contents 為「目次」。

至於索引,是由外來書籍引入的做法,英文為 Index。
資料來源《目錄、書目、目次及索引之概念釐清》,作者為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編審兼圖書館主任 劉春銀。

二零一八年春

圖片
PGY 完後大約過了半年。這半年裡的前兩個月,其實都在補眠、打包行李、搬家,還有在懷念的地方行走;第三個月走出臺灣,去了一趟羅馬看看所謂的 LibreOffice Conference。

後四個月裡,原先想專心搞好翻譯,剩下時間好好準備考學士後中的。但沒錢真的難過活,只做志工的自由軟體翻譯是收不到錢的(左手邊贊助連結放了很久,可從來沒有收到捐款過 XD)。後來在介紹之下,去認識的診所上個幾診打點工,維持住微薄的生活開銷。

此時,可自由運用的時間越發少了,扣掉上班、翻譯、睡眠等時間,其實沒剩多少可以唸書。以前之所以可無虞貢獻自由軟體翻譯,正是因為學生靠家裡,不需煩惱生活費而來的。之前花自己錢買的函授課程(線上課程有時間限制到今年六月結束,教材部分為一期的份),只上了一個月左右就無暇顧及。因此,也考學士後中這條路也就放棄了。我想,或許先把 LibreOffice 設計那本書的翻譯趕完後,盡快開始看線上課程吧,看不完的部分就算貢獻課程公司好了,在此為我拋灑的錢致上最高敬意。


如果要盡快完成預想的翻譯,就得花全力的時間在那上面;如果想要一次就考上學士後中,也是得花上全部的時間才能擠到前面去;如果想要更好的生活,不必細細計較每次開銷的花費,就得更專注在工作上才行。這就是取捨。而三者兼做的結果就是,什麼都有些許效果,但什麼成果都不豐碩,而且花上比專心作一件事更多的時間。無法專注在一件事上,就是進度遠落後於個人預期。

以前學生時期,其實不曾真正想過花費的問題,直到最近這幾個月不斷吃老本寅吃卯糧,又遇到朋友邀約出國旅遊,努力東湊西湊刷個機票錢才感覺到金錢壓力的沉重。

自由軟體貢獻之消亡,甚至我們更局部來看自由軟體翻譯之殆,無疑就是取決於貢獻者是否要為自己的生計奔走。只要忙於生計,那麼便無瑕顧及自由軟體的永續經營。可歎的是,雖然明知有這些問題,卻沒有能力解決。因為臺灣的生態環境下,很難形成像 Red Hat 這樣可以靠自由軟體服務賺錢的公司,或是像 The Document Foundation、GNOME Foundation 這些支持某項自由軟體專案發展的基金會。

即便曾經向 OCF 這樣的組織提過類似的環境改善發想,看大家能不能一起為臺灣這樣的環境做些甚麼,得到的就只是「想法很好」、「這些問題一直都存在很久」、「要做的話就從你開始吧」、「我們目前沒有人力」這一類的回應。點出問…

翻譯與先入為主

圖片
最近看到談國語配音的影片,說到大眾心理的「習慣問題」、「先入為主」看法會影響聽者對於配音的看法,例如小時後習慣聽國語配音的哆啦A夢,長大聽到日語配音就很不習慣;或是聽日語配音時心中就開一個美好濾鏡去聽,例如同一配音員以相同聲線詮釋同個角色,分別配了日語版跟國語版,結果竟然引來不少人批評國語版配得很糟。



其實翻譯也是一樣。

同一個外來詞語,只要前人有翻譯過,無論翻譯得好不好,總之只要大家習慣了,一看到新譯詞就會倒彈。

或是相同意義的詞語,單純抽換詞面也會引來批評,就算你換的詞是字典裡有的,臺灣人也都看得懂的,依然會有先入為主的習慣問題發生。

這類翻譯的回饋意見,全然只在「我看了不習慣」,基本上沒有什麼理據。

翻譯本身是個創作過程,本來就會帶有譯者的原創性,只要合乎「信、達、貼」,無疑都是好翻譯。甚者,以自由軟體翻譯為例,後譯出者在翻譯的品質上絕對能先譯出者有更好的翻譯,因為這群譯者能從自身的使用狀況、當下相關的背景知識中看出先譯出者的不足處或錯誤處,當然也就能得出更適當的翻譯並改善之,這是自由軟體翻譯的一大優勢。

然而,普遍習慣者基於「我看了不習慣」的先入為主看法,反對後譯出者改善的翻譯, 在我看來是可譏的。我認為,習慣可以重新塑造,翻譯亦然。以佛經翻譯為例,現代除了藏語經典外,更有了南傳巴利語經典可以與漢譯本對照,更展開了全新的佛經翻譯校對時代,許多過去劣質的翻譯也一一被檢視出來。如果堅持墨守成規,我認為對於翻譯事業的改善全然無益。

君不見清末嚴復提出之「天演論」被「進化論」取代,「羣學」被「社會學」取代,足可見即便依漢語習慣譯出的詞在延續上也不見得都能勝出。

順帶一提,嚴復提出的「信、雅、達」原則,我認為遠不及思果提出的「信、達、貼」原則要好,「雅」的原則在我看來根本沒什麼意思。假設你在翻譯一本小說,某角色講話很粗俗,甚至不大識字,那麼你把他所說的語句與用字遣詞都譯得很「雅」好嗎?所以,能貼合原作者意境、語法、行氣、性格才是重要的。嚴復自身提出的翻譯時至今日絕大多數都被取代,我還真不知道有哪些譯詞是嚴復留下來的…… 建議讀者有興趣可以去讀讀思果探究翻譯的作品。

深入閱讀 〈言論自由能夠讓社會進步嗎?百年之前,一位中國翻譯家的理想梁曉遴
我們能把語言純化嗎?-中文裡頭的「和製漢語」 〉麻瓜的語言學著
《惟適之安:嚴復與近代中國的文化轉型》黃克武著(註,網路上…

Deja-Dup 備份

圖片
之前 Ubuntu 和 Fedora 在某一段時期預裝了 Deja-dup,所以才得知 Deja-dup 可以在 GNU/Linux 桌面環境下備份、還原個人資料,所以也一併協助翻譯了這個軟體。

Deja-dup 是 duplicity 的圖形介面前端工具,名字也很有趣,就是法語 Deja Vu 既視感的變化。Deja-dup 能協助你再製資料,得以重現似曾相識的事物。它相當簡易,可以設定要備份的位置、想排除的例外位置、備份的頻率是要每日、每週、還是每月等,當然也可以還原檔案。

可是,不知為何後來 Fedora 就不再預裝這套軟體了,所以想用的朋友們請手動安裝吧!

    sudo dnf install deja-dup deja-dup-nautilus

這是安裝好後,開啟時的畫面。




如果要還原的話,回到「概覽」頁面,可以看到「還原」按鈕,按下去便進入指引模式協助你還原檔案,依照指示操作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