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7的文章

數位生活、作品、教育、和自由軟體

圖片
我們現在是數位時代了吧,人手一機的,但未來的人們可能會笑我們還不夠數位卻自稱數位時代。

數位時代很大一部分都是依靠軟體,然而軟體依據授權模式分成兩種,一種是你可以自由使用、研究和修改、散布、回饋的(詳情請見自由軟體基金會之《什麼是自由軟體?》);另一種是反正都不行,有白紙黑字寫在授權書上才可以,並且附帶各種限制。前者叫作「自由軟體」,後者稱作「專有軟體」。

好吧,數位時代的作品,不管是文件好了、藝術創作好了,反正只要是內容,只要是以數位形式存在,就必得透過數位工具來製作、修改、讀取,一旦工具被專有軟體壟斷,這個作品的取用就有了門檻,整體相關衍生出的文化就產生了屏障。

怎麼說?專有軟體的一大特色就是,軟體被廠商控制,他們想開價多少、想要怎樣收費都取決於其策略,既然你的資產都套牢在他們的產品手上,你有說不的權力嗎?你說我們可以來反壟斷,但今天如果一個國家政府的資產全都掌握在這間公司手上,那這些金權之間的糾葛、國際之間的角力難分明,將無法讓人確信真有跳脫牢籠的一絲光明。

再來提提教育,當我們國家的教育建立在專有軟體之上,無疑是幫這些廠商訓練未來潛在客戶,即使如此義無反顧幫忙、長久而持續地培養將來廠商可以直接收割的種子,還是要繳交軟體的授權費用給廠商。何況,學校所教的軟體,如果學生因為經濟問題無法使用,難道灌輸他們盜版?(註:許多院校在教授專有軟體時,都有私傳謎樣光碟片的風氣,今日社會對數位產品的法律觀念可見一斑。)別異想天開說可以讓學生自由去學校教室練習了,誰來開教室,薪水誰來付,誰來保證學生與硬體財產安全?更別提這些無法購買專有軟體的弱勢學生,真有時間、精力能待在學校教室了,多半不是打工,就是要幫忙家裡。於是,從學校選擇的軟體開始,就初步劃分了階級,建立在專有軟體之上的教育,並沒有機會平等可言。當我們無法保證學生真有心力學習,至少我們必須保證學生若願意學習、也俱備硬體時,所有人都能享受到一樣的資源,沒有任何進入門檻。學生畢業後想用怎樣的軟體,憑個人選擇、公司考量、自我能力而定,但起碼教育階段中不應存在因軟體授權而起的差異。


唯有自由軟體是解脫之道,人人都能自由取用。

你可能說,既然自由軟體可以自由散布,任何人都可以隨意取得,那麼誰來維護自由軟體?誰來支付自由軟體開發者的薪水?沒有人要開發自由軟體的話,那麼自由軟體應該很難用吧!

不,世上早有許多公司和基金會投入自由軟…

剛報告完

圖片
2017/04/01 那天,我報告完了南區牙周病例討論會,終於放下肩上的重擔。


農曆年後那段期間裡,總是準備報告到深夜,報告一改再改,每日渾渾噩噩過完日子,到了假日卻又提不起勁來作任何事,就只是放空、上網、睡眠,虛度光陰,像是乾燒一樣。雖說不是我個人處置的 case report,但不斷整理、報告、再修改也是滿累人的。如今終於能大口呼吸,喘幾口氣。

雖接下來還有科內 Ortho 的 Case treatment plan 報告在等著我,不過我的 PGY2 兩年訓練也只剩幾個月了。

話說,去報告完後,深深感覺嘉義長庚牙科滿厲害的,小小一個部門,五位常任主治,在上頭給的資源不多的環境下,就把整個牙科撐起來,甚至申請成為可以訓練牙周病專科醫師、家庭牙醫學專科醫師的教學機構,殊不簡單。

臺灣南區可以訓練牙周病專科的機構有:臺南成大、奇美、高雄長庚、高醫、高雄榮總、義大等醫院,可都是大規模的。嘉義長庚雖屬地區醫院等級,不過牙科常任的醫師含住院醫師僅差不多十位出頭,再加上高雄長庚來支援的各科兼任主治醫師而已,對於能並列訓練機構,我由衷對帶領牙周病科的張前主任感到佩服。

未來牙科的專科醫師規範似乎在草擬制定中,有興趣考專科的朋友,可以多多考慮嘉義長庚的牙周病科專科醫師訓練。


不過嘉義長庚的周邊依然冷清,除了高鐵站有爭鮮、摩斯漢堡、星巴克外,附近只有嘉義縣府那邊在工作日的週間還有些熱鬧,不少小吃店,週二、週四也有個小夜市;這些吃膩了的話,倒是可以花個七分鐘左右的路程到遠一點的朴子市去覓食。去年起故宮南院啟用,但只有白日經營,無法帶來晚上的人潮、客源,當然依舊無法帶動周邊商圈發展,只是飯店越蓋越多罷了。若想看場電影,就只能假日時去嘉義市的秀泰廣場看了。

但喜歡嘉義縣府區塊周邊的行道大樹,還有空間、街道規劃,總讓我想起多年前去加拿大 UBC 見習時的溫哥華街景,這裡不似繁華市區那般擁擠。缺點就是這裡近海,冬天時總風大,奮力颳起時宿舍窗牗總是砰砰作響,沙塵亦多,若想在此訓練或生活,最好備一臺空氣清淨機吧!